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_ 第二十七章 针灸(上)-

时间:2020-12-23 14:2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衣衣杨柳小说重生后在太子怀里撒野 第二十七章 针灸(上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陈如意的腿姜欢仔细看过,在陈国的太医皆说他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,若是想要治好,几乎是没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起初姜欢亦是以为,这是个娘胎里带出来的病症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她才发觉,陈如意是中了毒,而且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,分外奇特的毒。

    若是她的师傅还在世的话,兴许这世间还有人可以解他的毒。只是可惜,师傅三年前因病去世,这毒怕是世间无人可解了。

    姜欢能够做的,无非就是吊着他的命,让他多活一日是一日。

    陈如意这种毒已经扩散在腿部了,最好的法子便是止住毒素的蔓延,让它一直停留在腿部。

    可是这不过是最好的想法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究竟是能够撑多久,姜欢自己也是不知晓的了。

    殿内暖烟袅袅,侍女们皆是已经退下,只留的梦鱼在姜欢身边伺候着。

    重生后姜欢是不大喜欢人多的地方的,人越多越是聒噪,越是让姜欢难以思考。

    她端坐着瞧着面前的药壶,滚烫的药汤已经沸腾开,可是姜欢却视若无睹,只是发怔着,似乎全然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梦鱼亦是没有打断姜欢的思绪,只是悄悄取下了药罐,小心地将药汤给盛入瓷罐里。

    这药汤是熬煮给陈如意的,说是可以暂缓他体内毒素的扩散,不过姜欢为陈如意所提议的可以短时间内站起来的法子,是针灸加外敷药。

    那日陈如意前来姜国迎亲,所用的法子其实正是这种法子的简略版。

    没有针灸,只有一帖外敷药。

    这种外敷药可以短暂地让陈如意的双腿恢复知觉,只是也不过是短暂的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像那日陈如意虽说尽管维系了一定时辰的站起乃至骑马,可是后来他整夜整夜疼的睡不着觉,亦是姜欢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这种外敷药的副作用极大,用它强制性维持的时辰越久,越是会遭受更为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陈如意那日所受的疼痛已然是个较为轻的,但是陈如意的身子已经险些是遭受不住的了。

    姜欢不知晓,若是搭配上针灸,陈如意是否还能够承受的住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先将汤药端给太子去了。”梦鱼低低说道,随后便是端着药碗离去。

    直至此时,姜欢才是如梦初醒般地抬起头来,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取回凤印,护住陈素不死并非全是自己的私心,更为重要的则是,陈素是这世间最为关心陈如意之人。

    茹妃多年来权倾后宫,想要一股脑地全部拔除她的势力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倘若能够借助一次突然的噩耗,将茹妃的势力给瓦解的猝不及防,那凤印就是最好的器物。

    姜欢如是想着,也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她抚摸着怀里的玉坠,眼神略微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素必然是能够看出自己的野心,不单单是陈素,当日在凤鸾殿的所有人,皆是能够看出她并非心慈手软之人。

    这场权势的角逐开始了,那么姜欢亦是由不得它停下的。

    陈如意的腿疾,她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姜欢如是想着,手指不由得攀上那滚烫的药架。

    炙热的感觉从指尖传来,疼的姜欢惊呼一声,这才是彻底地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姜欢揉了揉已经被烫红的指尖,一副恍然惊醒的模样,这才是想起方才梦鱼已经为自己端走药汤一事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些日子还是事情太多了一些。”姜欢自言自语着,预备给烫伤做一下简单处理,可是下一瞬手指便是被人温柔地牵起。

    陈如意温柔地取出烫伤药为姜欢抹上,随后便是无奈地责备了句,“该是要小心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姜欢吸了吸鼻子,只觉着有些委屈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记得小心了。”姜欢还想说些什么,倒是被陈如意温柔地点了点额头,俨然一副大哥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还疼么?”陈如意仔细地为姜欢包裹着,随后又是灭了小炉内的火焰子,才是找寻了一番梦鱼的身影,“怎的不见梦鱼?”

    “梦鱼给你送药去了,哪里想你倒是来的早。”姜欢嘟囔着,反手拍了拍衣裙。

    她熟稔地揭开另一口药锅,里面排布着一整包做工精巧的银针。

    “来的正好,我拿你练练手。”姜欢说着便是操持着取出那些银针,按照粗细排成一排,随后便是对陈如意摆出了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针灸这一治疗法子,在陈国还未完全被众人所接受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国的皇室,不少的嫔妃们闻针色变,只以为这是一种巫术。

    姜欢甚至都做好了规劝 陈如意的准备,岂料陈如意倒是分外顺从地解开外衫,露出那雪白的背部。

    只是和姜欢所预想的不一致,陈如意的背部布满了伤疤,或深或浅,有的伤疤一看便是不难看出它已经有了一定的年岁了。

    姜欢瞧的有些愣住了,倒是陈如意低低提醒了句,“看够了就开始罢。”

    陈如意自顾自地趴在了贵妃榻上,上身光着,在那烛火的映衬下,他的疤痕一点点盘踞着他的整片背,瞧着骇人的紧。

    陈如意怎的是会弄得这么一身伤的?

    姜欢怀揣着满心的困惑,用热水给陈如意抹了一遍背。而那些疤痕则是在热水的作用下变得更为清晰了一些。

    姜欢甚至能够根据一些伤疤的程度,判断这些伤已经存在多久了。

    有的甚至大抵是陈如意孩提时候所留下的,看来,自己在年幼时候借住在陈国后宫的时候,他已经在受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酷刑了。

    这种酷刑不单单是摧残着陈如意的肉体,更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无法抹灭的伤痕。

    姜欢轻轻抚摸着陈如意背上的伤痕,而陈如意则是感受到了姜欢的犹豫,轻声开口道,“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,亦是不用再提起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满背的伤痕,陈如意却似乎是根本不甚在意的模样。仿佛当年所经历的事情对于他而言,只是微乎不足道的小事而已。

    姜欢收敛起情绪,微微垂下眸子,低语道,“你受苦了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